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来势凶猛,但在举国上下同仇敌忾的战疫风暴中,也让传统的中医大放异彩,人们对祖国医学的认同感前所未有!更有许多人对中医的学习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S中医:振荡中医


  大家不禁在思考:


  中医的科学依据在哪里?为什么与主流现代医学有许多不同?中医的方向在哪里?


  我们应该如何学习?


  带着这些问题,让我们一起走进古典中医的核心体系——S中医,我们一起去探讨疾病的本质和理法方药简易而深邃的魅力。


  这次疫情爆发,举国严控,中西医团结协作,取得了巨大成就。


 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大家最关心的恐怕还是“体温”问题。这一点虽然无可厚非,但本着避免误区的初衷,想跟大家谈一谈源于《内经》《伤寒》的S一元疾病观,让我们重温一下经典的真知灼见。


  《素问.热论》:“人之伤于寒也,则为病热,热虽甚不死”。明确指出发热只是伤于寒的一种体征表现,而且即便高热也不会危险,只要解除了寒邪对气机的扰序,体温自然归于正常。因此,体温升高其实是正气——免疫力与邪气抗争的现象。为此张仲景专门创立了伤寒论详细论述伤寒发热的理法方药。


  “病有发热恶寒者,发于阳也,无热恶寒者,发于阴也。”正是基于这个思路,S振荡中医很明确的应用这方法,通过直接感知尺肤温度简单又精准的判断人体的代谢状态。同时在不同部位及层次提取信息,自热就很轻松的判定代谢的异常状态,这是韦老最伟大的创新。命门稳态系统就是佐证,S振荡脉学对此做了很好的补充。


  伤寒病理发展的过程,就是依据阴阳病理性状和表、里、气机病理部位而分化为六个不同的病理阶段,是为伤寒六经病。仲景的六经病提纲正是反映了六经病理性状和病理部位,所以六经提纲也正是六经病的病理界说。因此临床脉诊中最容易提取信息及辨识的就是“表”部位的脉像。相对“里”部位这就容易忽略察觉,这也是S振荡中医不断要去推筋着骨的脉诊方式,没有这层的信息提取脉诊信息变化就容易失去“根”。有过临床经验的中医就会发现这个“里”往往是虚寒的,这也是现代人的通病,如果感受外邪就是雪上加霜,生命源就受到双重打击。


  “太阳之为病,脉浮,头项强疼而恶寒。”脉浮为血管扩张浅出、血流充盈,浅表组织血流增加。伴有发热、恶寒、头疼是表明抗御反应在肌肤经脉组织。病在身体之表,仲景称为表病。由于脉浮发热这过程需要大量能量参与,所在元阳不足时此矛盾就更为严重,易发变证。表邪的鼓动有邪之能量和体内能量参与,这点必须明确。我们临床中很多就把这部分孤立看待,殊不知这是身体掏空的节奏,这是为何?因为缺少了整理观的辩证思维,没有了“环”的概念。S脉法诊病过程中,强调背景脉势及固护尺脉,以脉为根本,逐层提取能量信息,不局限于症状,避免了“虚虚实实”之弊。


  气血阴阳,气为血之帅,气机的升降沉浮犹如杠杆的支点,也是太极运转的枢纽。机要之秘,在六经之中,当为少阳、厥阴。如经络运行失常,这也会引起气机的阻滞。这也是S振荡中医中可随机,可精准用药的依据。所谓脉平人自安,那是生命环重新回到正常的运行轨迹。在临床,很多时候我们仅凭零点几克的中药,就能做到如汤泼雪、四两拨千斤,那是掌握了气机蓄能效应,抓住核心爆炸点,借助药物的天然属性,自然势如破竹。


  说到药性的问题,就必须强调“四气五味”在扶正元气与调畅气机方面的重要意义,S中医正是整体观指导下利用了药性的寒热补泻、升降沉浮,实现了精确修复“气液生命环”的目地。同时S中医的药性学是建立在整体虚实基础上的。如柴胡,在左寸不足,而左关尺脉势有力的情况下,少用一点就可以把左寸提起来,但如果左关尺无力的情况下,用柴胡则徒劳无益。


  总之,发热一症,根在阴阳失调,又有虚实表里之分。古有《伤寒论》六经方药之辩,今有S中医平脉稳态调谐之法,《伤寒》以热除热千古之谜,今用S一元脉法观其深层奥秘则一览无余。


  经方之妙,妙在阴阳汇通;用方之难,难在把握阴阳。
  振荡之妙,妙在一脉一环;用方之易,易在脉药相应。
  理之简明,用之易从,韦刃先生之所创,高山仰止。

中医s脉学:韦刃
至善同行
中医培训|小儿推拿培训|针灸推拿培训|脉诊培训 » S中医|用S一元疾病观解读伤寒发热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